南风无意

现充去了,偶尔诈尸



更新随缘。

GHOST 04

04

被困于过去的笼中鸟应当展翅飞翔,并被给予自由。

 

帕利斯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眼睛还是红红的,大概是哭的太厉害有些浮肿,他用水敷了好几次,效果也不是特别好。好了,给我振作起来。他给自己打气,拍了拍自己有些可笑的脸,深吸了口气,露出一个笑容,恢复成正常。

这样就行了,给罗纳德留个好印象。

医院一路上路边都种植着银杏,虽然不是秋天金黄色的云雾般缭绕,大约是为了讨个健康的意图。帕利斯这么想,医院毕竟希望每个人都能回归正常生活的吧。但是,他们,罗纳德和自己也能回到过去的生活轨道么。

这么多天来自己不是一直在害怕这个问题么?一旦提到这个问题,气氛就好像凝胶,呼吸都是奢侈。或许应该和罗纳德说明白?不不不,这样对方会怎么想呢?自己先选择放弃么?

帕利斯张了张口,想在去医院的路上先试一次,但还是没说话。

昨天是周日。帕利斯没来看自己。等等,帕利斯?罗纳德愣了一下,帕利斯?这么想着,眼前似乎浮现出那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人的样子,前天的话语一直萦绕在耳边,就像锋利的刀尖直达内心最脆弱的地方血肉模糊。

“你又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能帮我,不是么?”大脑隐隐抽痛起来,帕利斯?他为什么要这么说?我真的什么都帮不上么?

不是的,不是的。我已经开始记住一些东西了不是么?我能够清晰的记得前天帕罗斯和自己在花园散步,能够记得他的名字,也可以回忆起他勉强的笑容,无论是好是坏,我也能为他分担不是吗?

今天帕利斯会来看望自己吗?他这么问护士。这位一直照顾他的护士小姐也只是礼貌地朝他微笑,点了点头表示肯定。“如果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我会第一时间赶到的。能记起一些东西说不定是好转的开始啊,总有一天你可以记起过去的一切。”

即使护士这么说,但是罗纳德心里还是明白。她用了这么多表示推测的词语,未来病情的发展,很显然并不会这么乐观吧。他自己也是了解,帕利斯一定了解的更加清楚才对。

护士前脚走出病房,帕利斯就后脚走了进来。“哟,罗纳德。今天感觉怎么样?”

“嗯,早上好帕利斯。”罗纳德望向对方,帕利斯带来了新鲜的花束,将它们放入花瓶。

“你还记得我?”在意料之中,帕利斯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是的。”罗纳德也高兴起来,“别这种表情嘛,能记得可是好事情。说不定几天后我就可以记起以前的事情了啊。”

“唔……”帕利斯低下头,眼神飘忽不定。他似乎下定决心般的,双手死死的捏在一起,然后分开,重复着这个动作。“啊?你说什么?——我们应该好好庆祝一下这件好事情不是么?总有一天……恭喜你啦,罗纳德。”

帕利斯显然心不在焉。罗纳德也不追问原因。这家伙,陪伴在自己身边这么久,也许是高兴坏了吧…..没有必要继续问什么了。

“你要吃什么?一定要不客气地吃完!为了庆祝!”又是任性的孩子气。罗纳德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帕利斯的眼神在望向窗外的时候突然变了。“我现在帮你去买东西好了,一会儿就回来!”

他在害怕什么?今天一天都怪怪的,感觉都不像帕利斯了。罗纳德顺着原来帕利斯注视的方向望去。是一个穿着红色洋裙的女孩,戴着夸张的帽子,帽檐微微上翘。脸上贴着创口贴,冒冒失失的模样,在树荫下来回踱步,似乎很急躁。过了一会儿,帕利斯也出现在罗纳德的视野里,和那个女孩碰面之后,两个人似乎在激烈的争吵,咬字用力,动作幅度也很大。

从未见过帕利斯情绪失控的样子。罗纳德望着窗外的两人,眼神黯淡下来,自己又明白什么呢?帕利斯在自己面前永远是快乐的,没有烦恼的,但是他难过的时候呢?生气的时候呢?自己又了解那个家伙多少?

当他再把视线移回窗前,那两个激烈争吵的人也不见了,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他们一样。

 

评论

热度(7)

©南风无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