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无意

现充去了,偶尔诈尸



更新随缘。

【剑三/藏丐】鼓雪

    “你就这么让他走了啊?”

    “是啊。”叶孤鸣走到他面前坐下,把还热着的茶水喝下,“不送了,免得怀念。”

    “我说你啊,真的不留着过年,断的干脆……还是送你一个字,渣。”小少爷拍了拍他的头,这画面有点搞笑,“一片真心,你去哪求?”

    “啊师兄你轻点。”藏剑弟子夸张地喊了声,“也就这几天吧,突然对人家没感觉了……留着自欺欺人,让人家伤心么?”他望着外面出神,“扬州还是小雪,他走的快,很快就能离开了。”

    他把目光投向远方。

    易北刚刚来扬州的时候,没有名字。他那天帮吵吵闹闹的师兄买糖葫芦,恰好遇上街角的他。

    “要饭啊?”

    “不是……”叫花子眼神有些迷茫,“等人。”

    “不急的话,喝杯茶?我看你等了这么久。”叶孤鸣朝他示意,“从那边我就看见你了,等了也有一个时辰了吧。”

    ……

    “我也不是想求什么……”叶孤鸣抱着剑,眼里没有神采,“前几天老是做梦,都不是些吉兆。”

    若是让易北走了,此生也不再会相遇。

    易北是那么死心眼的人,有些东西认定了,就不再回头。前些天救了个纯阳的女弟子,小姑娘攀着他的脖子一个劲撒娇,丐帮就朝袖手旁观的自己投来无奈求助的眼神,大概是说没办法小姑娘就这样。

   叶孤鸣知道他的意思,但他们视线只对上了一瞬。随后他就移开视线看那冬梅。

    他贴着对方发红的耳廓说,那天去扬州仿佛就是为了遇见你,其他都不重要。

   易北知道他不会说情话,这大概算是最大的努力,把一切封在轻柔的吻里。

    感情来时热烈如火,离开时平淡如水,那个人就是一点墨,很快消逝在水波深处,不再出现。

   他努力了,想要让那该死的虚无缥缈的感情留住,可就在心口滑过了。

    叶孤鸣心里没有多少不舍,因为情离开了。

    易北却不是的,他把情藏在心底,只有最后才能看见,它是温暖的,一直都在,永不离开。

    “罢了罢了,早些年师傅就说你生性顽劣,学剑天赋异禀却不肯花功夫,既然断了情,就好好练剑吧。”师兄瞥了他一眼,“不是我说你,他走的时候,真是一点声息都没。”

    两人沉默着。

    雪落在屋檐上,悄然无声,像是等待。

    那串孤零零脚印也很快被新雪覆盖了。

    你把我捧在心尖,我把你放在刀尖。

    我终究是,负了你。

   

  

评论

热度(4)

©南风无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