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伤

偶尔诈尸。

是JO厨。


更新随缘。

【bh6】梦境起源

Blood is thicker than water.


hiro又做梦了。

他很讨厌这种压抑的梦境,意识清晰的告诉他自己是清醒的,然而这种清醒却又跑不出去的无力感灌入他沉重的双腿,它就迟钝的一点也动不起来。

自从tadashi离开后,hiro一直梦见他。

同一个梦。

同一个人。

同样的钝痛,令人窒息。

无数次回放tadashi清晰的眉眼,他似乎想让他年幼的弟弟放心,同样还有tadashi他,不能见死不救的那份勇敢和有点可笑的善良。

      才不是。

      tadashi他。

      他只是想尽自己的努力,他想救卡拉汉教授。

      tadashi的帽子因为他的奔跑掉落在地上,那个瞬间在hiro眼前不断放大又回放,就像电影里面的特写,一帧一帧清楚的放大。

     hiro永远忘不了。

     tadashi可以带给他多大的鼓励。

     他是他的兄长,能够给予他温暖和帮助,他有时候可能会让自己感到反感,但hiro从来,也永远不会讨厌他。

      tadashi是他珍爱的家人。

      血浓于水。

      hiro可以荒废自己的时间,浪费自己的聪明才智去参加自己热爱的机器人大赛,hiro可以做很多别人看起来浪费时间的事情。但是有一件事是一切的前提。

       tadashi要在那里。

       像所有任性的孩子那样,他固执的要求tadashi要在那里,就像每个平安夜入睡前总要喜欢圣诞老人光顾自己的圣诞袜留下自己想要的礼物。

      不要走。

      tadashi用手抚摸着hiro的脸颊。他蹲下身子的动作好像在说,不要难过。

      hiro无数次梦到这样的画面的时候都坚强的告诉自己不要哭。

      但是他做不到。

      如果现实中不在存在这个人,那么梦境中能见到他……他一定要告诉他,他有多么想念他……

      “tadashi……”hiro听见自己酸涩的声音,小声的忍住眼泪,不至于让眼睛模糊,看不清兄长的脸。

      “我——”

      “我知道。”

      tadashi打断了他。

      “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

      “我在这里。”

      泪水决堤,hiro抱着对方哭的心底疼痛,浑身颤抖,牙齿发颤。

      疼痛指数1到10,你的指数是多少?

      zero.

      more than ten.

      有些事情说不清道不明,这种疼痛来自内心深处,将玻璃揉碎都不会这么疼。

      我不想失去你。

      不要走,tadashi.

      兄长温暖的怀抱似乎想告诉他这是真实。然而脑神经灼烧的提醒他,这是梦境。

      那么温暖,那么真实。

      它是梦。

      双方交织成一条混乱的麻绳。绞的hiro喉头发紧,眼前发黑。

      “hiro.”tadashi的声音唤回了他的精神。

      “我知道。”对方终于缓缓的站起来,放开了怀中的hiro。“我知道我有点烦……”

      “既然上了大学,hiro也是大人了。”tadashi拉了拉帽檐,遮住了脸上的表情,投下的阴影在他脸上笼罩。

      “要朝前看啊。”hiro一脸呆呆的表情,还有未干的泪痕。

      “我在未来等你。”

     tadashi is still alive.

     in the future.

     I will meet you,in the future.

  

     hiro

     

    

评论

热度(7)

©太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