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伤

偶尔诈尸。

是JO厨。


更新随缘。

【枪家亲情向】非亲非故01

想写好久的东西了。文力已死我慢慢来。大概是母弹和漫游的故事,讲述一点关于Ray小时候的事情,顺带补充共同愿望的人物形象。

可以和刺柏系列一起看,基本上写的四枪就这四个人的故事。

刺柏鳗鱼篇戳我

手癌,欢迎捉虫。

懒癌晚期。


----------------------

非亲非故。




Ray回想和Herrera的第一次见面。

其实他不太记得了,因为太平淡了,相比之下和Ezra的相遇就平凡多了,当时Ezra可是差点在他手臂上烫出个洞来。

非要回想的话,大概是自己哭的挺狼狈的,偏偏自己又没注意到。他的衣服破破烂烂,灰头土脸,额头上渗着血,一看就知道不仅很穷还被欺负了,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然后Herrera就像刺破黑暗的那道闪电——这么形容她完全不为过,太合适了,还未经过同意就自作主张的降临了。

那时Herrera说话的声音很大,不知怎么的就听出了她爱憎分明的性格。

“臭小鬼还呆在地上做什么呢!想不被揍就要去报仇啊!你想你就这么哭,别人花时间去练习你怎么打得赢呢?”

“这就是你自作自受了啊。”还不忘弯下腰捏了把他的脸,笑容明晃晃的的看起来好可怕。闪着刀光的那种。

Ray就被她数落的一愣一愣的,一时间也没空去哭了。

见他不哭了,Herrera才放低了身位,蹲下来不客气的揉小孩毛茸茸的脑袋“你想打赢他们吗,小鬼?”

毫无疑问Ray很用力的点了点头。Herrera帮他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这些光点聚集在她金黄色的头发上,让每个细节都变得明亮起来。年轻的弹药专家扣了扣腰间的弹匣,毫不费力的就把小孩子抱了起来,往上送了送抱的更稳。这个动作很成功的引发了小孩的一声尖叫,Herrera的动作有点擦到了Ray的伤口,偏偏人家粗神经的以为小孩子是被抱高高的动作吓出来的。

这声尖叫很成功的让Herrera笑起来,她笑起来很好看,整个人都闪闪发光,就像太阳之子。Herrera抱着Ray径直走到她的摩托前,把Ray放在车上,又帮他理了理又脏又破的衣服。Ray好几天没有洗过澡了,但是Herrera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还帮他重新梳好了头发。

“这样就好多啦不是吗。”似乎有点满意,女孩这么说。

“你多大了?”

“10岁。”Ray似乎觉得这样不太合算,反过来问道,“你呢。”

结果这个问题让Herrera又笑了,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姐姐我19了。”然后她叉着腰在原地走了几圈,似乎在思考什么。Ray就那么看着她,有点不知所措。

“那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徒弟了!” Herrera飞快的上车,引擎轰鸣,火热的气流让大地都震颤起来。

“徒弟是什么?”

好像被这个问题问住了,Herrera拧了拧车把,然后一脚油门到底车就飞了出去。Ray吓得差点摔下去,好不容易才稳住了,环住她的腰,把小脸贴在她的背上。

“就是我会把我知道的,我会的东西全部交给你。”因加速风声太大,她扯着嗓子喊,“我是Herrera•Toliye!你呢,小鬼?”

“Ray。”他沉默了,似乎不愿提及自己的姓氏。

“没有姓么?”

“我觉得一个人孤零零的不好…….”Ray说的很小声,“提到姓就会难过。”

之后就没什么对话了,Herrera专心开车,也没有说什么安慰他的话。

Ray一个人又不知道能做什么,他感觉自己永远帮不上忙,就像当初家人死去的时候一样,他只能迈动双腿,逃得越远越好,绝对是合格的丧家犬。

在高低不平的路面上开车又开的飞快,硌得他屁股疼。Herrera比他高出太多了,因此他只能把身体往外探出才能看到现在的状况。

“我是你的师傅,也是你的家人,Ray。” Herrera突如其来的话语击的他措手不及,只剩下茫然。

“其实我也是孤儿,有个姐姐。”她平静的说,声音不大但是让Ray清楚地听见。“也是在流亡途中碰上的,没有血缘关系。”

“啊……我想说,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Ray。”

“所以有什么难过的不开心的事情尽管和我说,藏着掖着只会伤害自己。”她顿了顿,“如果自己都不对自己好的话,或者也没有意义了,明白吗?”

小男孩没说话。

满眼望过去全是无法地带孤寂荒凉的景象,一点活物都看不见,不知是呛人的烟尘还是别的,眼睛都睁不开,满眼都是泪水。

那个时候那轮巨大的落日正缓慢又懒散的滑进地平线,这个披着五彩光芒的世界的主人似乎没有在意这篇荒凉贫瘠的土地,打算结束一天的工作。

赤红色的晚霞中有辆机车在狂奔,就想要沉沦于那巨大的圆盘,追赶着遥不可及的和平。

不知道为什么Ray觉得有点困。也许是因为路程遥远,也许是因为落日了就自然而然想睡觉,也许是因为噩梦终于可以结束了,明天将是新的开始。

那个软弱的他会死去,新生的他一定会坚强又勇敢,满怀希望的拥抱明天。

他想起母亲的笑容,还有午后那飘着茶香的空气——即使夹杂着烟尘和火药味。那些过去的东西,在战争波及到他那个小小的三口之家之前的事情。

Ray本来打算放弃了,他一直被欺负是因为弱小,这么弱小的自己是没有办法拯救当时的自己和家人的。他觉得弱小的人就应该学会弱者的生存方式。

他那么小,却已经打算放弃。

但是,但是就这么一次,Ray好想改变什么,好想除了哭泣之外再做些什么。那件事情似乎随着Herrera的到来可以成为现实,能够实现。


评论

热度(1)

©太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