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无意

现充去了,偶尔诈尸



更新随缘。

planet 02

02
“你这家伙完全是个疯子!”几乎是不可置信的格洛亚再次强调这点,“谁会在那么远的距离开枪啊?!”
“很不巧的是我这个做了嘛。”完全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他的现任,或者说新来的,迷路了几乎是一整天的搭档还在专心对付自己给他买的那一袋薯条。慢条斯理的蘸了番茄酱往嘴里送。“毕竟我也是救了你一命,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
“……那为什么要走地下通道。”
“毕竟发生了枪击事件,自然外面一定被封锁的死死的。”阿那实——格洛亚的现任搭档这么说,他还在对付那该死的薯条,谁知道在昏暗的地下这家伙还有耐心和食欲消灭这些食物。“我不想惹麻烦。更何况我的证件不知道落在哪了。”他意识格洛亚看他的手,“刚刚开过枪,也没来得及清理……弄不好还要被认为是无政府主义者的同伙。”
将时间回溯到之前。不知道为何,刚从商场出来的格洛亚遇上了商场枪击案。当时在商场的人相当多,他也没办法脱身。就在那时从咖啡馆里射出了子弹。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几乎将人质一视同仁为死者,子弹打在了劫匪的手上。
格洛亚看见了血。
伴随着刺耳的尖叫的同时,剩下的五发子弹也送给了他的同僚。
绝佳的机会。
就在他收拾完这些制造麻烦的人的同时,格洛亚看见了一双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似乎有某种讥嘲的情绪一掠而过。
随后那家伙就帮他绑好了那些闹事的造反者,拉着他的手飞快的跑进了疏散通道。几乎是跑了气喘吁吁之后,格洛亚才勉强挣脱了对方的手。与此同时,那家伙也伸出了手。没有任何火药味的左手。
“阿那实•德朗。你是——” 自称阿那实的金发少年居然开始翻终端里的邮件,将全息影像调给格洛亚看。“你是格洛亚•艾提斯,对吧。”
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相遇。与其说是有惊无险不如说进入了一个梦境,并且格洛亚开始承认这是现实。
阿那实•德朗。奥德莉今天本该交待自己去接的人。和格洛亚年龄相仿,但似乎性格方面有些问题。很明显,看他今天不顾他人死活开枪的做法就能看出。
“你这家伙有没有把他人一样当作人类啊?”格洛亚小声抱怨着,却得到了让他感到愤怒的答案,那是几乎烧掉了所有的理智,只剩下赤裸裸的憎恨。
“凡是拥有crystal的人,都不该自称为人类。”阿那实终于把视线从薯条上移开了。这是他们第一次对视。明显带着敷衍情绪的蓝色眼睛对上翻滚着怒焰的碧瞳。“直到现在还没有认清自己的定位,真不知道你面对地球人的时候是否有能力扣动扳机?”
没有听错。就是这种嘲弄又不屑的口吻。格洛亚攥着自己的拳头。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在这时做出之后让他后悔的事,但身体的反应总是快过大脑。
“呯”的一声,是身体接触厚重的钢板所发出的声响。“给我道歉。”
被揪着领子的阿那实还是用那双冰冷的眼睛看着他。嘴角无声的露出一个微笑,毫无疑问,这也是没有任何诚意的表情。“开个玩笑而已,格洛亚。”他第一次叫了他的名字,每个音咬字极恨,清晰的不可思议。“把你的手拿开。”没等对方反应,阿那实就握着格洛亚的手逼迫他松开自己的衣领,双方似乎对这个衣领十分执着,都用了十二分力气。
僵持不下,格洛亚最终松开了手。
“你最好明白你在做什么,阿那实。”格洛亚也笑了,就像是回应刚刚他那个微笑一样,他也用最令人反感的语气,字字用力的回答到:“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在哪里的,但是自你隶属于〔曙光女神〕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是一艘船上的人了。我们是为了planet的独立自主,才与地球人开战的。尽管我反对现在政府将crystal推广,借此作为驱逐planet上居住的地球人的借口,借此扩大战争的范围。我还是会把自己当作人类。并不会因为我们出生于不同的星球,获得不同的能力,而区别对待。”
“还真是喜欢说教啊……格洛亚。”阿那实理平了皱成一团的衣领,“带路吧,是时候去你说的〔曙光女神〕号了。”
“明明是路痴还逞什么能啊。”

评论

©南风无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