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伤

偶尔诈尸。

是JO厨。


更新随缘。

planet 04

04
我在等待一场奔赴死亡的盛宴。

来到[曙光女神]号已经四天了。每天除了和格洛亚日常的拌嘴,独自散步,呆在整备室整整一天之外,日子索然无味。
阿那实的卧室,或者说并没有单人间,被迫和格洛亚分在一个房间,美曰起名增进感情。无论是对格洛亚还是阿那实而言,只是徒增了麻烦,朝暂时和平的日常中,这个巨大的汤碗里加上了大把辣椒。
双手因不安而搅在一起。握的太紧了。阿那实这么想。但是没有勇气将它们分开。
整备室微凉的空气往袖口里钻,不安和躁动的情绪恣意蔓延,有不可阻挡的趋势。苍白的灯光下,在钢铁的反射中,他看见自己奇怪的,微微皱眉的表情。
暂时还没有其他驾驶员进来过。大概都在享受难得的假期。阿那实一个人坐在诺大的房间里,还没有开口说过话。终端上的时间显示为15:30。
烦躁。他舒了口气。抚平灰蓝色制服上的褶皱,站起身走向通道的尽头。
耀眼的阳光又一次刺痛他的眼睛。
橙色。
SPES的全身检查都已经完成,运作方面在虚拟对战中已经测试过了,完美无缺。夺目的橙色撕扯着阿那实的视线。
无法移开目光。
几乎是绝望般的妥协。
双手触碰过SPES光滑坚硬的装甲。橙色从最底端一直延伸至SPES的头顶,同属暖色系的亮黄和赤红分别在腿部和胸部装甲上过渡。驾驶室的舱门打开这,一轮落日从SPES的头顶滑落,血红色的晚霞中仿佛是在等待命中注定之人一般,SEPS静静地等候着,以半跪的姿势一动不动。
比之前暗红装甲还要艳丽,美的锋芒毕露。简直犯规。
“是来看SPES的吧?”
“啊,佐叔。”即使是初来乍到,阿那实也很快熟悉了帮忙调整自己机体的整备人员。“装备方面的清单,能给我看一下么。”
“就是给你看这个的。”水洗蓝工作服的佐叔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对舰刀重新装配了新的组件,在需要的时候随时能够弹射。虽然SPES是近战型的Robert,但还是给你装配了Normal系列的光束步枪。”他用笔圈出了清单上的字样,“以备不时之需。【游骑兵】拆除了,所以在背部的装甲也重新打造*【注1】。调试了几天基本上没有问题。这个是——”
“Fever的光束军刀。”阿那实接过话,“Fever【祖母绿】系列的A型,对一般的盾是完全压制。毕竟不存在用金刚石制造的装甲*【注2】。穿透力大大增强。在重量方面再次减轻,长度比【刹红】系列有所削减……”阿那实扫了眼清单,“我祈祷着和平永恒,但也非常想用它在战场上与敌人一较高下……”金发少年闭上眼睛,尽可能地将手伸向远处,“这么近的距离,从厮杀到机体被贯穿,只在一念之间。战斗意识和反应速度决定生死。只有胜者……才能品尝和平的圣果。”
“你是天生的战士,德朗少尉。”佐叔看着对方,“不过【祖母绿】A型还处于测试阶段,对液压操作系统也是巨大的挑战*【注3】现在把它交给你了。”他大力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好好努力吧。”
“为了我们能够解放,重获新生。”
Planet的官方战争动员标语。阿那实这么想。似乎有股电流穿过大脑,在意识的海洋里激起浪花。
“好好努力哟,小德朗先生。”
不知为什么,似乎是来自本能的厌恶,他后退了几步,热情已经散去,冰冷的海水灌入内心。
不可以被原谅。无论是这副身体,还是那个声音本身。阿那实的视野中,光线毫不犹豫地散开溃逃,死寂的黑暗蚕食仅存的光。在他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之前,那个声音再次如同鬼魅的响起。
“好好努力,我的孩子。”







格洛亚在今早已经去看过AURORA了。涂装是蓝白双色,武器由连路熏亲手负责。连路是他的整备人员,除了给AURORA配备了【裂阳式】飞弹和惯用的游骑兵【龙代码】之外,为弥补贴身战的致命缺陷,而特地添加了【刹红】系列的光束军刀。
格洛亚抱怨过Fever系列的光学武器长度,要不是太短要不是太长,根本没有顺手的。连路提醒他,SPES是纯近战型机体,几乎没有远程武器。
既然现在自己和阿那实是搭档了,就应该在模拟训练中尝试配合。因为战场不是一个人的舞台。
可是一个早上都没有找到他这位搭档,连个影子都没有,完全人间蒸发。
接近中午的时候,AURORA的调试已经全部完成。格洛亚揉了揉发酸的肩膀。
虽然很早以前老式的键盘输入来变更指令已经被吐槽了很久,过于繁琐的细节也让很多人头疼。但是Robert的设计方面完全没有舍弃键盘指令的意思。哪怕有液压式的操纵杆配合,不必连控制Robert行动也要采用键盘,但是在最初设定的时候,没有采用触摸屏设计,还是老式的键盘输入指令。
大概是越老的东西,保密性反而越好吧。
透过机体的显示屏,俯视整和地面的情况。
机舱里的光线并不充足,除了一盏小灯照明和莹绿色的光缆,狭窄的驾驶舱最多只能勉强挤下两个人。
昏暗的光线下格洛亚赤金色的crystal光芒愈发耀眼。
这个小小的棱柱体浮在虚空之中,位于格洛亚视野上方,照亮了格洛亚碧绿的眼睛,好像朝幽深的湖水中倒进了月光。
似乎是从出生开始,crystal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Planet所有的Robert,都是只能给拥有crystal的人使用。crystal作为精神的一部分,如果被破坏,持有者也会死亡。
广场的巨大显示屏上播放着关于crystal的最新报告,几乎是想都没想,格洛亚关闭了机体,从AURORA中下来,逆着方向离开。
所有crystal持有者看待这东西的心态都不一样。这点格洛亚很明白。Planet那群,该死的,躲在他们身后,研发crystal的科学家居然在背地里自称是他们的“父亲”,令人作呕。
另一方面,因为和地球开战,这项实验也被从暗地里搬入了大屏幕,战争成为那群家伙名正言顺研究crystal的借口。
广场上的鸽子在啄食奥德莉手中的食物。格洛亚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奥德莉抬起头问,“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
“啊,不是。”棕发少年把视线移向了远方,“大概……只是无法原谅而已。”丢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格洛亚继续往码头走。
奥德莉不是crystal的持有者。但关于crystal的研究从来没有停止过,只会愈演愈烈。
科技和欲望的产物么。想要更加完美的人类。格洛亚的双手攥成了拳。微微的疼痛提醒他如今还活着,待着不可逆转的厌恶情绪。
从来没有这么期待着死去。
翻滚的海潮声充溢他的耳畔。
要结束。只有结束战争本身,才能使他得到救赎。
不,不是。他想象着AURORA宛如艺术品般的优美又杀伐的线条,想象着全弹发模式的AURORA。
窒息的,让人血液沸腾又冰冷的现实。
披着猩红战袍的夕阳只能滑落进入地平线。天际只剩下火烧般的云彩。
他是不会改变的……格洛亚这么问自己。
自己是不会因杀人而后悔手软,也不会为此感到兴奋的。如果那样,才是真正被战争所奴役点前,可悲的人。

==============================
注1:浮游炮是连同整个背部装甲,如果要拆卸必须将整个背后装甲全部拆下。
注2:因为不可能使用金刚石,C碳材的硬度不足,但特殊装甲光束军刀是无法贯穿的。
注3:操作有液压和电子。液压系统对驾驶员本身的力气也是很大的考验。

评论

©太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