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伤

偶尔诈尸。

是JO厨。


更新随缘。

【原创】R.M

前文戳





争取开学前完结掉。大概还有三章结束。写到这边我感觉有些没手感,实在看不下去我再删掉吧。



============================



06




Gillian点了根烟,她刚刚下飞机没多久,棕褐色的长发乱糟糟,烟雾缭绕中她抬眼看自己的弟弟,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但是已经没有了童年亲密无间的关系。但是这次Reid主动给她发了短信,她在寒冷的俄罗斯路上差点崴到脚,每次只要Reid主动联络她说明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上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况是Reid还在念小学的时候,她充当家长去挨批,原因是她倒霉的混蛋弟弟打破了另外一个蠢货的脸。

 

“你这次又惹了什么麻烦?因为滥交染上HIV了?”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以这句话开头,这样看起来我真的是个烂人。”Reid说这句话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点底气了,要知道以前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反驳,因为Gillian说的的确是事实。他换女伴的速度跟脱衣服一样快,而且每次都可以安全脱身。他的父母不知道这些事情,Gillan知道但是她不会说。

对于Gray家而言,只要你学业优异,没有惹上大麻烦,只要不是搞大了女孩的肚子或者让她过得很不好,所有都不痛不痒。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受过情伤呢?时间最终会冲刷干净一切,就像那不勒斯海岸的那三根大理石柱一样被海洋生物钻孔,地壳下沉,过去千疮百孔的会浮现,但是所有人都会习惯这都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一旦高跟鞋流行起来,所有人都会争抢的去试穿而不会质疑它有多么奇怪。听起来相当混账对不对?但是这就是他们家的一贯原则。

“我最近破事缠身,我知道你不想听我抱怨,你飞过了几乎半个地球不是为了听我说这些。”

“你好像搞错了老弟。”Gillian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就是飞过了欧洲大陆来听你抱怨的,你一直都没和我说你的大学生活,我得关心你一下。你看起来糟透了,就像在洗衣机里滚了一圈的泰迪熊宝宝。”

Reid握紧了自己的手,他开始紧张,不知道从何处开始讲他乱的跟搅拌机里的稀烂果肉一样的生活。所有的一切都乱套了。他的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一年不到,但是这一年的破事堆积起来简直可以写一部滑稽戏剧本,或者一部生活喜剧,因为真的,太戏剧化了,太小说化了,简直可以让人惊讶到下巴脱臼。他在心里列了一张清单,最后却把它团成一团丢到废纸篓里。

“好吧,我会好好跟你讲清楚。我不说你是不会走的,我知道。”

 

 

 

 

 

 

每一个能够直面现实的人都需要莫大的勇气,因为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勇敢。Nicolas跟着Eden去见母亲的时候他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但是当他从内心的挣扎和宽恕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这个他一生最重要的女人面前帮她削一个苹果,给她讲大学里那些琐碎又无聊的事情。真的很奇怪,他们时隔三年的重逢没有让摇摇欲坠的亲情变得溃散不堪,它是坚韧的,又是柔软的,它就像一根绵延不断的线牵扯着过去和现在还有未来,时刻提醒他凉透的内心,他们是一家人。他们是一家人,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任何事情都带不走。

母亲就在他的旁边,Eden也在他身边,和小时候没有一点不一样,即使时间让他们改变了,他们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重新开始生活,重新回归奔跑和追逐。Nicolas坚持要把削好的苹果切片,为此妈妈有一点不高兴,毕竟她不认为自己老的咬不动一个苹果。Eden知道他们的固执就是扎了根的一样不可能被铲除,所以就看着弟弟把完好的苹果切成一片一片递给母亲。她跟他絮絮叨叨的讲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那些故事他们很有默契的避开了父亲的部分,所有有关那个酗酒的男人的事就像一道溃烂的伤口,一旦揭开永远不会愈合只会越伤越重。母亲就像一个医术精湛的外科医生,只把坏死的部分挖去了。这一点Nicolas现在做不到,或者说,他正在努力接受这件事情,不要让这份仇恨毁掉自己。他感到自己正在坠落,就像高空跳伞一样,四周只有野兽咆哮般的风声。他变得一团糟,努力不去想那件事情。但是这是没用的,他知道。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两兄弟结束了今天的探望后Eden想跟他谈谈,很显然他的表现太刻意明显,谁都知道有事情发生了,他在Eden面前藏不住秘密。还在波尔多的时候他因为偷吃了一块皮塔饼躲在被窝里哭了一夜,Eden一早就知道是他把爸爸的那份吃掉了,因为一个小男孩对父亲的仇恨。

咖啡馆不是个适合谈心的地方,至少对于Nicolas来说绝对不是。Eden点了一壶咖啡,但是他只要求了一杯白开水。咖啡永远不适合谈话,该死的咖啡因会毁掉你不经意的伪装让你裸露出自己的歇斯底里。

“我又交了女朋友。金发芭比娃娃,女孩们都喜欢的那种。”

“很高兴你选择了又这个词,我认为你很好忘掉了之前让你伤心的对象,但很显然你的麻烦根源不是你的女朋友,你知道,我会无条件的支持你,这是我们兄弟俩之间的规矩,无论是好是坏我都会站在你这边。”Eden看着他不断用手指摩擦杯壁这个不安的动作,想要让他放轻松来谈这个问题,“我不会跟妈妈说这些事,你可以放心的告诉我。”

“我和Reid上床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对的。”

Eden像是被闪电击中的人一样暂时僵硬的像一根傻木棍。Nicolas看着他的眼睛,但是他们都选择了在这段时间沉默。过了一会Eden才示意他接着讲下去。他显然惊吓的不轻。

“我知道,我一直都不想去考虑这个问题.......我有一个神经质的女友,Jeessica,听名字就知道是个金发的傻妞。我想说,她真的太热爱那些诗歌好像着了魔一样,我不能忍受这样。但是她很好,即使和她在一起我会担心找话题的问题,因为在这段短暂的关系里我不能占据领导权,我觉得和一个文学系的女生谈恋爱根本行不通。”

“你在回避问题。”Eden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和Reid是很多年的朋友了。撇开这一点上来看,你伤了一个女孩的心,我不说你们的问题,但是这件事你做得不对。按照以往的惯例你们绝对是闲不住的,所以你有女友的同时Reid肯定也有。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这个不是同性恋的问题,你们六年了都没有变成一对!为什么这件事情突然就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了?你隐瞒了一定的细节。”

“哈,你现在的样子就好像在审问犯人,你为什么不去搞个警官证坐在办公室里吹吹空调打发你的时光非要拉我过来听我废话,我根本不想谈这件事情!我烦透了,你非要把麻烦丢在我身上!”

“我没有把麻烦丢给你,这不是应不应该的问题。”Eden压着嗓子跟他说,很显然在强忍着愤怒的语气。“你得解决这个问题,你不可以在Jessica和Reid之间迂回,这是原则问题,你两头都吊着,你想学选修哲学充实一下你的知识库吗?”

“你没必要跟我讲二元论的事情!这东西和我们的话题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没必要让你教我怎么做!”

“听着Nicky。”Eden看着他,“你要做出选择。妈妈也会站在你这边的,但是你得选择。”

“我厌倦了选择。”Nicolas站起来,太过大幅度的动作导致椅子和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每次你们都让我选择!但是根本就没得选,从一开始就被规定好了,选择就是一个骗局。”

命运又一次在他面前开了一个玩笑。Eden说的没有错。他必须要做出选择,但是他没有办法选。内心就像一团毛线缠绕根本抓不住关键的线头,你也无法找到正确的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仿佛置身熔炉的一块冰块瞬间气化,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


每个人都有两颗心脏。秘密的心脏就蜷伏在那颗众所周知,日常使用的那颗心脏背后干瘪而瑟缩的活着。*

 

他站在街头,寒冷的空气替代了暖气席卷而来,光秃干枯的树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Nicolas裹紧了围巾但是并没有实际的作用,他时刻感到眼泪要流下来了,但是眼睛干涩的发疼,它在抗拒着哭泣。就好像冒了烟一样,他似乎可以闻到烧焦的味道。那些繁琐又令人不解的情感就像杂草一样在田野肆意疯长,遮天蔽日。19岁的年轻人又一次感到了无依无靠的滋味,但是这一次他只能孤身忍耐。


我得离开这里,即使我无处可去。


“Reid。”Gillian把香烟按到烟缸里。“你得做出选择。”



*01:出自《巴别塔之犬》。


评论

热度(5)

©太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