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无意

沉迷剑三1551



更新随缘。

【APH】定点推离3.0

明天没有更新。

非典型性星际+全员龙族。

今天心情不好,短了一点。我想了想还是不写极东了……以后这篇文也不会打极东的tag了,还是露中吧。
人名的tag我不打了。有蹭热度的嫌疑。

欢迎订阅tag定点推离。
长篇。

感谢愿意留言和小红心的你。

01    02

=============

一句话概述:露中。斯拉夫组专场,带一点英伦组玩。

我愿意马上向魔鬼屈服,

难道我曾经不是魔鬼!


“我们就这样进来了?”冬妮娅对妹妹的非法入侵的顺利程度感到万分惊讶,这次来王耀住所探查的要求是阿尼亚提出来的,尼古拉显然对这样的古典建筑群不感兴趣,手指习惯性的重复着拉扳机的动作。他们的基地所处在第三星系,最为寒冷和孤寂的地方,空间折跃到东方龙的温暖地带让他们都不太适应。

“我还是条小龙的时候就和小耀住在这里。”阿尼亚径自去开门,阳光落在红漆刷过的大门上闪耀的发光刺眼非常。

一楼的大厅很开阔,往里面走就是招待客人的地方。伊万想到很小的时候因为自己在防御课上发生了一个微小的错误导致立场张开的弧度出现了偏差,手臂断了做了紧急绑扎,那天她躲在二楼的走廊里偷偷望一楼的王耀,似乎是他讲了一个笑话,客人都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她竖起耳朵听但是听不懂,那个时候她才承认自己和监护人在血缘上没有一点关系,因为异源龙族的语言是不同的,傻瓜才会在家里讲宇宙通用语。

她看见墙上挂着那副《红龙》。从被王耀收养到王耀失踪,这幅画固执的仍旧挂在这里,时间对它而言没有任何意义。灭世的烈火在他身下熊熊燃烧,整片天空都被粘稠的血色覆盖了,那条龙仰头对着天上唯一的太阳发出无声的咆哮,金色的戒指则出现在画面的右下角的角落里暗淡无光。

“你在看什么?”冬妮娅问她,整个屋子充满着一股时间静止的温和的美,阳光透过落地窗溜了进来,在落日的余晖中可以让人感觉到,房屋的主人也是随和,宁静,优雅又从容不迫的。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沉默,一种根深蒂固的执拗。

“他已经离开很久了。”阿尼亚轻声说,“一个月,两个月,至少有两个月了,这几个月里老屋都没有新的访客,除了我们。”

“他们就这样轻易放我们进来了?我不认为一条活了至少五千年的龙的安保措施会做的这样漏洞百出。”尼古拉开口说道,他从一开始就心不在焉,除了姐姐和战斗,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有所兴趣。

“他们不认得我们,但是他们认得进入的口令。”伊万纠正他恶劣的口气,在家的时候这位斯拉夫家族的继承人对弟弟怕得要死,因为你永远没有办法和一个疯子好好交谈,尼古拉可以前一秒坐在椅子里和谈论今天的酒水如何,也可以马上拿着把枪对着你的脑袋。但是现在不一样,从阿尼亚继承这个古老家族的那一刻起就定下了规矩,在家里随便你们怎么闹,所有费用女家主都会承担,同样只要离开了家,外面的一切听她的差遣。

阿尼亚用两年的时间重建了【波尔塔瓦】这艘重创过的星舰——从设计图到内部的零件都由她一一过目,这位年轻的继承人手段狠辣,做事雷厉风行,很快就树立了自己的威信。冬妮娅仍然记得当初自己走到大堂的时候满身血污,扳机上沾满的血让她手指都打滑了,但是仍然瞄准了坐在家主位置上的年轻龙族。阿尼亚直面她的枪口朝她走过去,眼神中的无畏刺的她神经发疼,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力气大的惊人。阿尼亚作出那个噤声的动作,“一切都结束了姐姐,放轻松。”冬妮娅紧绷的肩膀松懈下来,下一秒怀里的重量差点让她摔一大跤:阿尼亚身上的袍子浸满了血,因为穿的黑色所以她第一时间没看出来。这个孩子之前经历了一场要命的搏杀,很出色的摘得了胜利的桂冠。

“他知道我要来,因为我一定会来。他一定留下了什么记号,就像小时候玩的藏宝游戏,他总是喜欢耍一些小聪明。”阿尼亚无所谓的笑笑,“找到它,我们就能找到王耀。”

“是你。”尼古拉漫不经心的和她顶嘴,这条银龙还没有成年,幼稚的脾气还没有远离他。

“别拆她的台。”冬妮娅撞了撞小弟的肩膀挨在他身边说话,“她在外面可没有好脾气。嫉妒可不能占据了你的小脑瓜。”

他们有着不同的姓氏。家族在阿尼亚来之前是一盘散沙,是她把家族团结了起来。

“波诺弗瓦家族想跟我们合作。”冬妮娅跟阿尼亚说,她的妹妹在专心搜索房子内可能留下的消息。“他们在前些天找到了‘钥匙’,愿意和我们平分利益。”

“五五分成,这倒是很大的让步。”阿尼亚点了点头,“我会考虑考虑,他们提出的要求是什么?”

“把控制核心的一部分让出来。”冬妮娅无奈的看着她,第三星系的控制核心一直是个迷,而谜底的深处往往隐藏着魔鬼。

“如果弗朗西斯跟你说,把【铁翅】也让给他,你会同意么?”阿尼亚问冬妮娅。

“当然不。”她惊讶的看着妹妹,【铁翅】是阿尼亚的星舰,没有一个星系的领主会主动让出自己的座驾,除非死亡。

“我们不会和他合作。”阿尼亚的手指敲击着桌面若有所思,“即使他找回了贞德,我们也不会同他合作。我不认为家族和波诺弗瓦家有什么好说的,两颗轨道完全不同的星球是不可能有相遇的可能性的。”她猛地抬起头来想到了什么,连双眼都噙着笑意。但是这往往不是什么好念头,感兴趣的东西的最终下场就是毁灭。“王耀把线索藏在了《红龙》里面。”

“好好想想,毁灭世界的红龙。”

“我们要去找黄金家族谈谈么?”尼古拉插进来说,“他们家的血统就是红龙。”

“说得对。”阿尼亚往外面走,他的两个家人跟在她的后面,阿尼亚把房子里的东西恢复原样,就像无人过问的样子。

“为什么这么快拒绝了弗朗西斯?我认为你还可以考虑一下。”冬妮娅蹙着眉看妹妹,“这样的决定太过鲁莽,我可以让他们作出让步。”

“你知道我和小耀分别前他给我塞了张纸条么?”阿尼亚把星核放进动力舱,【铁翅】重新获得了能量来源,巨兽咆哮着飞入茫茫宇宙,尾焰把天空染得一片金黄。“我死死的捏在手心里,每次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那张纸条上写的内容。”

“我刚刚到斯拉夫的时候所有人都把我当作畜生,他们可以随意的踢打我使唤我,让我舔干净他们故意弄脏的皮鞋,我掌权后把他们全部关起来,就关在以前关押我的那个监狱里。他们的鞋子我全锁了起来,每天晚上抽他们身上新鲜的龙血让侍从去擦鞋子。”阿尼亚自顾自地说,“我一直会做梦,梦到我满地爬想要逃走,血溅在墙上地上,我会尖叫到喉咙沙哑,哭到没有力气。”她的铂金色的长发散下来,阿尼亚咬着簪子去把它们弄得服帖。

“他说,即使周围满是丑陋的青蛙,也该选择做只高傲的鹭。

冬妮娅看着妹妹坚强的侧脸。她的眼睛本该是清澈明亮的蓝。一尘不染,孤高,倔强,无可阻挡。但是因为哭的太久了,那双眼睛被残酷的红色晕染,最终变成了紫罗兰的色彩。明丽,轻快,深不可测,残忍快意。




“有客人要来了亚瑟。”威廉坐在窗前,杯子里的威士忌已经没了。

“要去喊二哥么?”

“喊他干嘛,让他睡吧。龙骨血把他伤透了,昨天晚上我去看他,他的意识不是很清醒。”威廉白了他一眼,“你从来不喊他二哥,这次他吃瘪你可高兴坏了吧。”

“说实话,高兴坏了。”亚瑟也没有隐瞒,在斯科特的事情上他总会带着恶劣的个人情绪。“不过不该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对王耀的事情,还有村麻纱的事情进展不大。有人要来打我们的主意了。”

“那件事情你去查了么?”

“我叫帕蒂去了。”亚瑟穿了鞋往外走,“这次我们给它起什么名字?”

“随你吧。”

“知更鸟。”亚瑟说,朝他摆了摆手,开始哼那首第八星系不列颠耳熟能详的童谣,“是谁杀了知更鸟?”

 

 

 

评论

热度(10)

©南风无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