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无意

现充去了,偶尔诈尸



更新随缘。

【APH/苏威】天生一对

 我不管我这几天都是日更我要放飞自我。苏威太好吃了吃我老夫老妻安利啊!!!!!!!

不知道算什么paro,就是写一个枪战。那就是现代paro吧。全文都是听着一首歌写的。

我要穿越山林去往你的身边。←BGM戳我

=========

谁要是战栗着面对烈火和洪涛,

以及在星路之间呼啸的狂风,

那就让星空的狂风烈火和洪涛

将他淹没埋葬,因为他不属于

那孤独又壮丽的行列。

斯科特喝了杯咖啡,很想把它吐掉。他真的很讨厌咖啡,像是泥巴和屎的混合物,天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对这种饮料痴迷到无可救药。他发了三秒钟的呆,服务员走过来问他要不要点点别的,因为这位先生在这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三个小时没有打算离开,他的咖啡已经凉了。

红发的年轻人扬了扬下巴。那是一个尖锐的角度,把阳光都遮挡住的张狂和不屑一顾,带着浑然而成的蔑视。女服务员显然被这样的态度搞的糊涂了,她对上那双浅色的眼睛晃了晃神,浅色总是很容易被污染,但是它没有。

“小姐,照着那位先生的菜单来一份吧。”他开口回答唤回了女服务员的意识,“我很抱歉在这里白白占据了这个好位置太久。”他朝她露出带着歉意的微笑。

服务员走开了,斯科特摩挲手心里的子弹,因为握着的时间太长冰冷的弹壳已经拥有了人的体温。357麦格伦子弹,柯尔特公司的派森手枪的所有物。秀气而精巧的左轮,像个高傲的芭蕾舞者仰着下巴。被称为左轮手枪之花。他总是嘲笑威廉喜欢用左轮,因为填弹量拮据,斯科特总要讥讽他带上快速装弹器比较好,不然像个姑娘脱光了一样让人窘迫。

悠扬的小提琴曲在放松的空气中游荡。他心不在焉。

直升机在空中被击中坠毁,像是折翼的鹰。整个飞机在迅速失速,轰鸣声充斥全身每一个细胞,震的发疼。他和威廉浑身是血,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浸透了,腥咸的海风吹的他浑身发冷。威廉对着他在说什么,风刮的他脸上带来刀割般的痛感,但是他听不清。

两个人坠入深海,身边是飞机的残骸,燃烧的碎片接触到海水冒出了无数气泡,烟雾弥漫呛人。他感觉到自己在下坠下坠,就像一个被打开的易拉罐汩汩的灌进了海水。碎片割伤了他的腹部,血液在流失,身体就像漏气的轮胎。随后空气进入了口腔,那是一个冰冷又用力的吻,两个人都冷的发抖嘴唇发紫,斯科特像上岸的鱼一样剧烈的挣扎想要挣脱桎梏,但是威廉按住了他的后脑不允许他后退,把空气一股脑的倒进去,然后揉了揉他因为海水而变得柔软的红发。那双眼睛温柔至极,阳光全部化开成了蜜糖,然后进入斯科特的眼里就褪去了甜美的外衣,里面苦涩的成分流露出来刺伤了他心中的坚守,让人心碎。他徒劳的伸手想去拉他一把,但是威廉只是看着他。静静的,时间停止流逝,忘记第一次受伤的疼痛。

Rest in peace.

杀人者最终将偿还性命。

他想起父亲说的话。那时他们还是两个小孩,懂加减乘除,但不懂男人说的一大串数字。他说人的一生中心脏要跳动两百万次,你会产生超过8000加仑的口水长出350英里的头发,吃掉相当于6头大象重量的食物。这个时候两个孩子扭成一团,斯科特骑在威廉身上去挠他的痒痒肉,威廉努力憋着不笑出来导致他眼睛充血充满了泪水。
谁都不知道时光施展了魔法,让他们变成了杀人犯。他在努力躲开杀手这个词语。是的,杀人犯。

你在人群中和一生伴侣遇到的概率是三十亿分之一。这个时候子弹朝厅内宣泄,大堂里尖叫声和痛苦的呻吟交织在一起,斯科特看见那个为他点餐的可怜姑娘躲在柜台旁全身发抖,大眼睛里满是惊恐。

他翻身躲到沙发后面,这个时候有个人进来,他们扭打起来,斯科特顶住他的背给他腰上狠狠的来了一下,那个人用胳膊肘撞向他的鼻子,鼻梁骨火辣辣的疼,酸的几乎冒出了眼泪,鼻血弄得一脸都是。他们抱住在满地的玻璃渣上翻滚,两个人都下了狠手,谁都不好过。

“你一定要以这个方式和我打招呼吗!”斯科特被他压在身下龇牙咧嘴,刚才因为被锁住了手腕他的枪掉了,手腕的地方一片青紫,火辣辣的痛。

“我认为不坏,你看起来非常精神。”威廉朝他笑了笑露出漂亮的白牙,然后钳制的力道消失了,他伸手抹掉斯科特脸上的血,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下午好斯科特。”

他们忽视了紧张的气氛滚成一团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威廉的舌头顶着他的上颚带着讨好的意味,斯科特的脊背绷得很紧像是受到压力的弓。这个让人神魂动荡的吻结束时斯科特吻了吻威廉的脖颈,上面新鲜的伤口狰狞张牙舞爪,刚刚止血。舌头在伤口上游走了一会后离开了,斯科特的眼里全是泪水,像是姜汁汽水一样咕咚咕咚往外冒。然后他浑身发颤的开始发笑,像是个得到玩具的小孩子。

威廉一下子就心软了。“给你十秒。十秒后我们冲出去。”

这场仗一点也不有趣,但是重逢的喜悦冲昏了一切让他们亲密无间就像玩乐。十分钟后整个咖啡馆地面桌面上全是弹孔,外面满是尸体,血浆混合在一起鲜艳的红,蜿蜒妖娆的河流一路往外流,一条优美而致命的毒蛇。斯科特把打空的枪随手丢弃,活着的人拥抱庆祝,像是在举行一场狂欢。他们并肩走出去,带血的脚印留在后面,随后斯科特把威廉抱了起来,他的兄弟不满的看着他,但是眼睛里仍然涨满笑意,轻轻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示意他的幼稚行为快点停止,完美避开了斯科特受伤的左肩。

“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威廉。”斯科特轻声说,他的声音就像一阵风,一吹就会飘散了。“你以为深水接吻很好玩吗?”

“我不觉得好玩,那不是个玩笑。”威廉好笑的安慰他,“我只是想让你活下去。”

“是我们。”他捧着他的脸要求他看着他的眼睛,像个小孩子一样纠正他的错误,表情固执又认真。

“你看起来就像个闹脾气撒娇的女友。”威廉叹了口气,“fine,stay by your side。”

他们碰了碰拳头,即使两个人都伤痕累累,但是精神上却无比轻松,就像被塞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蹦蹦跳跳四处乱跑。刺耳的警笛声越来越近,斯科特搭在他肩膀上,轻快的吻了吻他的脸。

是时候回去了。

评论(2)

热度(42)

©南风无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