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无意

沉迷剑三1551



更新随缘。

【APH】定点推离2.0

第一次写动作戏不入流请见谅......

这个长篇已开,尽量努力更新吧。

有没有小天使评论呀。

 

01

全员龙族设定。星际paro。我大概是真的苏哥吹吧....瘫痪】

 

============================

一句话概述:苏威专场。带法贞玩。

 

 

 

02

威廉把战舰的驾驶调成自动驾驶模式,陷在座椅里打盹。屏幕上的智能导航在蹦蹦跳跳,时不时发出讨人厌的噪声,导航是按照他的弟弟诺斯的样子做的,金发的漂亮男孩,可爱的婴儿肥在残留在他稚气的脸上,严谨刻板的性格是按照亚瑟的性子,每次看到亚瑟生气威廉总会觉得有意思,瞳孔微微收缩,嘴角上扬,那是一个嘲笑和惊讶,又像秋叶一样很快凋零了。

随后他的瞌睡醒了,血的味道钻到了鼻子里,浓烈甜美,是同类的味道。门开合了一下发出轻微的声响,随后呼吸声充斥了整个空间。威廉站起来往寝室跑,在浴室里放水,水声哗哗。

“怎么了?是谁伤了你?”威廉半扶半搂着斯科特往里面走,黄金家族的次子虚弱的几乎要摔倒,他根本没有力气站立。

“弗朗西斯那个混蛋…….”他咳嗽起来,粗暴地扯着领口,即使他没什么力气,威廉帮他把扣子解开。细密的龙鳞爬上了脖颈一张一合像是在呼吸。“他带着他的漂亮姑娘像泥鳅一样狡猾。”

“他把‘钥匙’拿走了?完全不念你们曾经结盟的旧情。”威廉分神跟他说话,开着自以为是的玩笑拖着斯科特把他泡在水里。浴缸里放满了水,水汽蒸腾模糊,水温高的吓人。“我这里没有医生,你也许得自生自灭。”

每个多拉贡都有适合自己的环境。黄金家族的环境是沸腾,沸腾的意思就是高温,高温的环境可以缓解这个古老家族成员的不适。听起来匪夷所思,毕竟谁都不希望泡了个澡起来变成了盘中的水煮大餐。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艾伯特】——这艘战舰还在星屑中穿行,它优雅的舰身像条曲线优美的鱼,进入了轨道伪装状态准备折跃。

斯科特打开浴室的门走出来,水滴在威廉价值不菲的地毯上造成了一大排痕迹,威廉大声制止他蹂躏地毯的暴力行为,但是他无动于衷满不在乎的坐到威廉的床上,头发上的水滴到床上,如果它有意识一定会哭泣了。

“那个混蛋把龙骨瓶里的玩意全泼到我的身上了,该死的血统过敏弄得我浑身难受。”他不满的嘟哝,说了很多家乡的粗话,从各个角度来看斯科特都像个混账,从来不穿正装。当年威廉的传承仪式上这家伙倒是难得规规矩矩的穿了正装,因为柯克兰家在传统上有着惊人的固执和保守。威廉坐在椅子里看他暴跳如雷,显然习惯了他的歇斯底里和反复无常,然后把他压在床上开始吻他,呼吸黏着在一起难以分开。斯科特眼里的惊讶持续了一秒,之后那股黑色风暴一样的愤怒和不甘在三秒时消散。威廉的舌头很好的服务于他让他发音含糊,斯科特扯着他的头发看他龇牙咧嘴,然后威廉咬了他一口爽快的退出了口腔。

“希恩在上我的哥哥。”斯科特懒洋洋的说,那一点烦人的得意占据了上风,“哦,我一定是在做梦,你会主动这样做?”

“你看起来需要冷静。”威廉也懒洋洋的回他,“现在冷静下来了,和我讲讲发生了什么。”




[五个小时前]

从宴会上回来后斯科特和帕特里克分道扬镳,【安第斯】停泊在G1空间的外面开启了轨道伪装后它是隐形的,没有人发现有个体型庞大的小偷溜了进来。

红发的男人从三楼潜入了建筑,G1空间是个封闭的区域不对外人开放,王耀留下的唯一线索就是村麻纱,而村麻纱是本田家的战舰。想要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必须把解密的‘钥匙’偷出来。

拐弯的时候两股人撞在一起,双方都是惊讶的神情。斯科特矮身躲过倾泻的子弹往前跨了一步以十分力击中了他的下巴,力度大到可以使他的下颚骨折,但是对方只是被威慑到了没有因疼痛后退,紫色的眼眸刺的他一凛,是熟人。片刻的失神带来坏结果,胳膊上传来的痛感传到大脑,击中的位置是敏感的痛觉感受部位,不会致命但会难以忍受。

“老朋友,弗朗。”斯科特扯出一个恶劣的笑容,对方的枪管顶着他的下巴,而他的刀子也抵在波旁贵族的纤细的脖子上,锋利的刀剑划开了一个口子,血腥味很淡,但是多拉贡们敏感的感觉到了令人作呕的味道。

“亲爱的斯科特。”弗朗西斯学着他的口气朝他微笑,吹出来的气喷到斯科特那边,他厌恶的皱起眉头。毫无疑问,弗朗西斯是个美的让人心动的男人,宝石般的紫色眼睛总是藏着秘密等人探索,挺拔的鼻梁和薄情的嘴唇,令人感觉深刻的五官,像猫一样狡猾。这样的人适合谈情说爱,不适合共度一生。

“看来我们的目的相同,黄金家族的人总算慢了一步,真令人愉快。”弗朗西斯轻佻的语气让斯科特很不舒服。他喜欢这样的人,侃侃而谈,轻快生动又活泼,永远不会让冷场这个词进入他的字典。如果不是这个场合,即使昔日的盟友关系早已不复存在,他也乐意和弗朗西斯喝上一杯。

“把‘钥匙’给我。”斯科特的耐心一向很差,糟糕的脾气。

“你为什么认为我会乖乖听话?”弗朗西斯好脾气的问,但是斯科特知道这是个陈述句。“你又要玩你的老把戏威胁我了?不如比比到底谁会先去见希恩升入天堂。”

炮击打破了僵局,所有的玻璃全部炸裂,惊心动魄的末日狂欢,研究所里警铃大作却没有脚步声。

“你真是个小疯子。”弗朗西斯说,“你打算把这里毁了?”

“我保证你会死的很干净,至少目前没人在【安第斯】的武装模式下活下来。”红发的多拉贡挑了挑眉毛,“你想试一试吗,说不定能创造奇迹。而且你也把大楼的人杀光了,我没什么好顾虑的。”他感受到枪管压的他发疼,但也不是不能忍受,因为他的刀很稳,他有信心他的动作更快。

变故就在一瞬间发生了。不知哪来的亮光刺得他流泪了,很少有强度很大的光源可以使多拉贡流泪,他们的泪腺并不发达,感光神经也不敏感。但是毫无疑问,零点几秒的失明为弗朗西斯争取了时间,清脆的脚步声击打着斯科特的耳膜,他知道有什么东西来了,出于直觉他后撤不去管枪管,但是来的东西不是固体物质,该死的粘稠液体全泼在他的身上,顺着作战服往下流,像是强腐蚀的液体一样毁了这件贴身的衣服。皮肤接触到的地方都燃起了灼烧的痛感,力量在流失,眼皮也变得很沉重。

“弗朗西斯!”斯科特咬着牙喊他的名字,但是尾音里的虚弱还是流露出来,根本没有威慑作用。

世界在摇晃。

他看见了站在弗朗西斯旁边的女人。亮的惊人的白金色头发,一双淡漠的碧绿眼睛。看起来强硬,冷感,敏捷,出手万无一失。作战服把她身体的曲线勾勒出来了,一个漂亮的金发冷美人。

“贞德……”斯科特痛苦的捂住头,眼神在慢慢涣散,意识在一点点抽离大脑停止思考。为什么这个女人又回来了?回到一个出卖她的人身边?

爱情?任务?互利合作?

大脑转动的很缓慢。呼吸变得很困难。他看见弗朗西斯朝他晃了晃手里的试管,红漆刷满了整根试管,看起来像是危险品。是的,龙骨血,毒素不够致命,却可以引起血统异源龙族的过敏。休克或者死亡。龙骨血会把多拉贡强行变回龙的形态,变回最虚弱的时候。这个过程中是非意愿的,强制的,不可逆。

“再见咯亲爱的。”弗朗西斯用夸张的大颤音喊他的名字,但是失聪的现象已经在发生,整个世界归于黑暗,声音也在叫嚣着逃离。

 

 

 

 

 

 

 

 

 

“如你所见。”斯科特耸了耸肩膀,“我被一个混账给暗算了,带着一个曾经因为他的出卖而死掉的女人一起。见鬼,我居然会比不过那个情场放荡的混蛋。”

“失算和情场浪子没有必然关系,我的弟弟。”时空折跃的动荡引起的乱流使舰身晃动了一下,斯科特身上的龙化现象还没有消失,手臂上全是像带着生命而呼吸的鳞片,一开一合。他的嘴唇因刚才的亲吻而有了一点血色,他懊恼的说了句什么,威廉没有听清,但绝对没有带着狂怒的情绪了。

他往浴室走去。

“干什么?”威廉问他。

“回去老老实实呆着。这里太冷了。我还不能适应常温。要知道我被10ml的龙骨血袭击了,只需要一滴,就可以让异源多拉贡失去意识。”

“你在害怕了。”威廉揶揄道,“300年我都没再看过你受伤的样子。”

斯科特没有回应他。威廉朝浴室里看了一眼,那条红龙整个身子都没在水里,仅仅把头露出了水面。

他睡着了。

威廉看着越来越近的停泊平台。不自觉的开始回忆300年前斯科特的那次受伤。

他的弟弟躺在血泊里浑身没有完好的地方。只有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在鲜血中亮的惊人,那是整片地狱唯一的光。而现场则像是一场邪恶的献祭。斯科特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骨翼折断了。骨膜被撕开扯烂,长出翅膀的地方很敏感,没有龙愿意尝试出翼点的伤痛。一定痛苦的令人心脏骤停,呼吸停止。

威廉的心脏像是被一双手捏住了,血液迸溅出来,但是他也不觉得疼痛了。柔软的羽毛拂过他内心的伤口,他似乎出现了幻听,斯科特的心脏嘭嘭嘭的有力跳动,像是鼓点。但是这样剧烈的心跳让人不安,因为它随时可能停止。威廉想挖掉自己的眼睛,这样就不会这么疼了。不用看重要的人这么疼。

但是斯科特只是用他明亮的接近透明的绿眼睛看着他,口气是孩子般的天真和得意洋洋,还有几分抚慰的意味。

他说,别害怕威廉。我来接你了。我们回家。

 

评论(4)

热度(24)

©南风无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