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无意

现充去了,偶尔诈尸



更新随缘。

【英伦组/苏格兰中心】白头雕 下

  

这篇就这样写完了。全文1w+希望看的过瘾hhhhh写的时候快要死了。写之前是为了写帅比的眉毛才开坑的,结果这篇写完叛变成苏哥厨了……

谢谢上一篇有小天使评论啊,评论果然是最大的动力......

谢谢喜欢!求个评论啦x

————————————————————————

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做梦的。梦里的东西不是真实的,醒过来的时候就会格外疼痛。很小的时候斯科特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因此从未对梦里的东西抱有任何期待,也从不去相信。

热浪扑面而来,城堡在气流里扭曲燃烧。四处都是呛人的浓烟,令人窒息。

他突然想到母亲还在屋里,折返回去的时候门框已经变形了,于是他动用了力量将它击碎,然后重重地咳嗽,眼泪都流下来。

跑啊,Scott。

不要让它追上你啊。

那是一个漆黑的影子,光是看了一眼身体就僵硬了,无法挪动步伐。粘稠的黑暗的气息,要将一切光都吸收掉。

动起来啊混账!他用力掐自己。

“醒醒哥哥!”威廉大力地摇晃他的身体,“做噩梦了吗?你流了好多汗。”

一定是做梦了。还是一个让人心有余悸的噩梦。

“我没事。”斯科特吸了一口气,心跳如鼓,“我带你去看塔里的秘密。”

柯克兰家是一个很大的庄园。往后走有一座高塔。这座塔在这个家族在此处安身前就已经存在,经历了几个世纪的风吹雨打沧桑斑驳,因为和现代的风格差异很大,一直被嘲笑是过气的无用之物。

斯科特在九岁的时候母亲带他来过这个塔。阴森森的气氛一直是这个高塔的主调,任何人靠近都会觉得不舒服。虽说是塔,其实是塔楼结构,废弃了常年因此无人居住,早就蒙上了厚重的灰尘。

“威廉你知道伦敦塔么?”

“它是作为控制整个伦敦城而建造的。”威廉跟着斯科特走,点燃了火把,“玫瑰战争期间,白玫瑰家族的国王爱德华四世死后,长子爱德华五世和弟弟约克公爵曾经被叔叔理查德囚禁于此。早在1674年,工人在伦敦塔发现了两个小孩子的尸体,专家认为是这两个孩子呢。”威廉心不在焉地说,“你提这个做什么?”

“母亲和我说过,真相永远被埋藏在历史深处,经过粉饰,后人将永远不得而知。”他停下脚步,“你知道那个时期的童谣么?”

威廉眨了眨眼睛,显然对兄长的卖关子大为不悦。

红色枭鹰在北。

白头翁在右

黑寡妇的巢穴漏光的棺材在最南方。

滴血的烛台在正东方。

它在阶下。

它在头上。

“这扇门为什么是锁着的?”

“嘘——”斯科特的眼神认真起来,“因为它通往一个地方。”

“什么?”

THE HELL。

“柯克兰家族世世代代守护着这个东西。它是欲望之源,邪恶之源,幸福之源。它是天使,也是恶魔。”塔楼里腥味的风刮来,把他火红的发吹乱了,“我不会告诉母亲我们偷偷来了这里。她不知道我知道这个地方......”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下午的课结束后母亲没有和往常一样回去,她避开了其他人一个人到了这里。”

“你胆子真大,不怕被她发现吗?”威廉双手抱胸气鼓鼓的说,显然是不高兴了,“这几年我都能觉得妈妈的精神状态大不如前了,总是神经兮兮疑神疑鬼。总归是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吧。”

“我没有听得很仔细。这边风声太大。”斯科特和威廉一步步顺着螺旋的楼梯往下走,“巴特利亚之盒(Bart Rya’s box),也叫巴翁盒。这个东西一直都被放在这个塔里,妈妈老是神叨叨地念叨着这个名字,我跟她进来到她关门出去,一直都反复提这个。”

“你要带走它么?”

红发的男孩摇了摇头。既然被锁在这里,就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威廉一脸奇怪的表情望着他。然后斯科特也点了点头。

你听见了吗?

巴翁盒的声音。它拿什么诱惑你去打开它?

“我们离开这里,威廉。”斯科特拉起弟弟的手就跑,阴森森的感觉顺着脊背往上爬,像是蛇一样阴冷的东西缠住了你的身体,头皮发麻,“快走!不要逗留了!”

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那座塔,恶魔的冷笑声却依旧回荡在耳边。当女主人看见这两个满身泥泞的孩子的时候一贯温柔的表情也消失了,“斯科特,你又带着你弟弟去泥塘里打滚了?说了很多遍了,你也不小了......总是做这些会被十区的那些没修养的坏家伙嘲笑的。”

斯科特立马投降道歉了,威廉也是一副“我错了真是对不起”的表情。

母亲无奈地叹了口气,“让丽兹给你们准备干净的衣物,你们赶快去洗洗干净吧。”她转身往房间走,“不要老是让我担心啊,老是这种事情,我也会感到头疼的。格雷先生让你去一趟,他有话对你说。”

 

 

 

“又是你说错话了吧?!”威廉拿手戳他,“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妈妈一定是生气了!”

“少来!”斯科特扯住他的衣服把他丢进浴室里,自己也脱了跳进去,“刚刚也没见的你说了什么吧?马后炮将军威廉!总是事后找我麻烦你真是幼稚鬼。”

气氛很快就陷入了尴尬。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赌气地移开了视线。因为跑回来的时候太过害怕,跑进了花坛里还摔了一跤,两个人身上都挂了彩。不过最好的是母亲没有起疑心,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段并不愉快的记忆很快就被翻过了,格雷先生和斯科特说过几天有点事情要处理,没有办法在空出来的几天里做他的家庭教师了,大致意思是这几天让他不要因为自己不在就偷懒,回来后会检查他的功课的。

对于老师的严格,斯科特倒是没说什么。平常练习的时候只有他和格雷先生两个人,这次老师不在,威廉也解放了,于是两个家伙凑在一起解闷。斯科特没有把之前那个燃烧的梦境告诉任何人。不像母亲一样是个虔诚的基督徒,这家伙倒是完全没有信仰。在34世纪的今天,很多人都不再有信仰。如果信仰可以得救,那为什么上帝没有阻止核战争的爆发,也没有结束暴食者们忍气吞声的悲惨命运呢?于是他也不相信梦是现实的反映的一部分这种荒谬的事情。但是那股烈火的气息仍旧在他的心里埋下了种子,一时间难以抹去。

“这种无聊的练习......你倒是一直在做啊。”威廉看着手里扭曲的玻璃杯,“哥哥你也太没用了吧。”

斯科特没有理他。对于[定离]而言最困难的是找到‘点’。这个东西只能凭借感受无法言传,他人能够感同,但不能身受。所以对于威廉的嘲笑他自然是不会管的。

很快他就找到了突破的目标。接着要控制好力度。因为不能让碎片飞溅的太过头,力道上也需要讲究。手指触碰到杯壁的瞬间玻璃就变成碎片四溅,威廉抱怨了一句,大概是“我愚蠢的哥哥力道上的控制也是个蠢蛋。”这样的意思。不过这么多天的努力没有白费,可以清晰的看见散落在地上的玻璃片亮晶晶的一片,都是被细致地切割过了,碎的很彻底,所以一会打扫起来会很麻烦。

 

 

 

 

 

 

 

 

 

 

 

 

 

 

 

 

格雷先生回来的那天,父亲正好也结束了自己的休假返回工作中了。那一天在斯科特的记忆里印象深刻,很多年后仍然让他感觉疼痛。那种尖刀捅进心脏,拔出,刺出。再拔出,再刺入的如此反复。令人麻木失声。

那是一个雨天。伦敦作为一个阴雨连绵的城市,却偏偏很久没有下雨了。唯独在那一天下了一场大暴雨。

整个庄园都在燃烧。火势一路蔓延,斯科特找到了威廉,他的弟弟浑身发抖,衣服全湿透了黏在身上。斯科特喊了他两遍,直到他喊了第三次威廉的名字,男孩子才回过神来,瞳孔颤抖地厉害,像是有蛇刚刚缠上了他的脖子。

“其他人呢?”斯科特晃了晃他,“妈妈和亚瑟呢?!对了,还有丽兹和格雷先——”

“不要提!”威廉突然大声呵止了他,“不要提他的名字!妈妈......还有Artie他们都还在屋里啊!”

斯科特一僵。“是发生了什么吗......?”他转身就往房里跑,“自己到安全的地方去!不要回来找我!”

“不要回去!”威廉猛地拖住他的腿,“你赢不了的......你赢不了他!他要把我们全杀了!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威廉。”斯科特轻声说,“我之前在梦里,梦到过这场火。我从来都试图逃开它,但是它依旧追上了我。逃避是没有办法解决任何问题的。他们还有危险,我要去救他们。听我的话,我去找妈妈和Artie。一会在风向标那里集合。我不会离开你的,我的承诺永远有效。”

“不要死了啊混蛋!”

 

......

那场大火将一切都烧尽了。最后一点爱,一点温存,一片可以打滚的软热沙地。

斯科特的手在颤抖着。母亲抱着亚瑟,那个孩子睁着漂亮的眼睛看着自己,里面倒映着一片火海,点燃了湖水。

“抱着他吧,Scotty。”母亲用温和的口气和他说,气浪火热,“带着他走吧。”

准确说那个人已经不再是自己的母亲了。她的声音还是,脸却已经变了,一张年轻美丽的脸庞,一双冰冷的红色眼眸。连嘴角的笑意都是冷的。

“杀了他们,Grey。”那个女子顶着一张女主人的脸,“全部杀了,一个都不要留。”

“带着你的弟弟快点逃!”就像精神分裂一样她尖叫起来,把亚瑟推到了斯科特怀里。年幼的孩子似乎发现了不对劲,终于大哭起来。“我不知道能抑制多久......我受不了了Scott......快点逃!绝对不要被抓住!”

身体比脑子更快一步地行动了。亚瑟一直在哭,这一点将让他们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不要哭了亚瑟,千万不要再哭了。

他找到了威廉,威廉也是满脸的泪水和雨水,他拖着威廉跑,三个人一头栽进花园,整个庄园在气浪里以一种别样的姿态扭曲变形,双腿发软没有力气,但是他必须要逃,如果被追上,母亲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不要跑的太慢啊斯科特。”斯科特脚下一空,随后才尖叫起来,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他的脚踝,他看见他的老师站在他面前,但是很多东西都变得不一样了。

出于本能反应他努力向前爬,机械性地重复着这个动作,指甲里全是泥,直到双手全是血。泪水流了下来双眼酸涩,他没有时间眨眼。亚瑟已经不再哭了。之前斯科特怕他的哭声将敌人引来,狠下心折断了他的手指。第一根的时候因为疼痛小孩子本能地大哭起来,直到第二根的时候嗓子已经哑了,他咳嗽了起来,后来只是流泪,脸上的泪痕都没有干。

“虽然不认为你可以从我们手下逃脱,不过做的已经很好了,我的学生。”男人带着笑说,“想从这位大人手下逃脱,这件事还不存在。”

斯科特没有回话,所有的一切都从脑内被清除了,他讨厌这些人。他们总是笑,笑你是个小孩,笑你不自量力,笑你是个没用的废物。

他讨厌这一切。

“哎呀呀,这就不需要你介绍了啊。”女人说,“我呢,他们都叫我白夫人。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哦。”她眯起眼睛,“那个可恶的女人倒是很讨厌,坚持了这么多年。”

“把没用的东西处理掉吧Grey。”

“你们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别的,一定是为了柯克兰家历代守护的东西。”斯科特冷静下来,“我可以告诉你。”

“哦?这倒是很有趣了。”女人把他提起来,“你知道这个东西啊。可是这个筹码不够哦。”

“巴翁盒是我们家族的秘密。你可以杀了我,也可以杀了我的弟弟。”女人一凛,这不是孩子的目光。“那样你就算找到了它也没有办法打开它。”

“我可以帮你打开它。但是你要放过我的弟弟们。”

“我凭什么要相信一个小鬼?”她歪头看着他,在斯科特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倒立的,他突然不耐烦起来,“凭我是柯克兰家的长子。我帮你开巴翁盒,你放过我的弟弟们。要不然你就杀了我们,一辈子得不到它。白夫人。”他笑起来,笑容阳光又黑暗,名字在舌尖滑过,心旷神怡,“十秒钟,一个答案。”

“我不会相信你!”

“10,9,8......”

“如果你可以,为什么你弟弟就不能开巴翁盒?!”她急躁的咆哮起来,“你拿不对等的筹码和我交换,傻子才会做!”

“7,6,5......”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专注地盯着那张母亲的脸出神,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表情,不一样的温柔,不一样的人。

“因为哥哥,没有和我分享巴翁的秘密。”威廉也反应过来,他的手颤抖着,“他没有告诉我巴翁盒的开启方法......”

“决定权在你。”威廉说,“相信我们,或者杀死我们。”

“4,3——”

一直提着他的手放开了,斯科特头朝下栽去,他用手撑了一下,地面粉碎,碎石划破了脸。

“合作愉快,白夫人。”

塔里还是老样子。斯科特带着他们往巴翁的位置走去。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巴翁的真面目。是一个方盒子的样子,的确是个盒子。他在两个大人的注视下打开了盒子。

“你在骗我吗小子!”白夫人提着他的领子,“这就是巴翁盒?!”

“这就是巴翁盒,夫人。”格雷打断了她。

红色的枭鹰在北。

“这个就是巴特利亚之盒。”斯科特说,他用手触碰了盒子内部,轻轻敲击。

白色猫头鹰在右。

蓝色的精神体浮现在半空中。是一个蜷缩着的小女孩。

黑寡妇的巢穴漏光的棺材在最南方。

斯科特盯着那个小女孩。小女孩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纯黑的眼睛,没有哭没有笑,是客观存在,是失去而感到疼痛。

你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握着尖刀做着香甜的梦。

哼着小调走过十字路口,红舞鞋轻盈旋转。

你睡着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你悠久的气息缭乱四周。

你想是缪斯有着恩宠与幸运阳光为你发疯黑暗也埋伏

Party over

你的世界倒转,纯洁笑容初现。

“巴翁盒作为我们家族历代守护的东西,自然是有理由的。不能让它的力量被恶人左右,就是它存在的理由之一。”斯科特说,然后他在白夫人反应过来前,做了一件了不起也是让所有人吃惊的事情。

他把巴翁盒吞了下去。

“巴特利亚是毁灭之源,幸福之源,罪恶之源。如果让你得到它,不知道你要用它做什么样惊天动地的大事呢,白夫人。”他的表情因为痛苦而扭曲,“不可以让你得到它。你占了我母亲的身体,想要杀死我们所有人,这一点不可原谅。”

“不要想着杀了我就可以取出巴翁盒来。”斯科特嘴角上扬,这个笑容漂亮又高傲,就像是太阳一样令人挪不开视线,灵魂都因此而被灼烧。

“巴翁盒会和我一直在一起。我死了它会和我一同死去。”他挑衅的看着女人苍白的脸,“当然,如果你杀了我的弟弟们,我说不定也会死哦。格雷老师知道,我不能很好的控制好[定离]的力量,说不定一个惊吓就啪的一下炸裂开来了,那样你这么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想想就很可惜啊。”

“那你想要怎么办。”

“让我们活下去。我会找到办法,把它拿出来。在这之前,你要保证我,威尔,还有亚蒂的安全。”他朝威廉点了点头,让他不要担心。

“不要耍花招,白夫人。也不要动什么歪脑筋。”

【四年后】

“威廉。”斯科特喊了喊弟弟的名字。

威廉放下手里的玩具,让亚瑟自己玩一下,他很快就会回来。

“怎么了。”

“我找到了办法。”他压低了声音。

“这么多年来白夫人一直都派人监视着我们。亚瑟那个时候还小,不知道现在的‘母亲’根本不是他的妈妈。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要杀了白夫人,格雷那边是小事。”

“我们该怎么做?”

“你知道【死循环】么?”

【死循环】是一个迷宫。一旦进入,从来没有人从【死循环】中逃出来过。那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时间也好,记忆也好,所有都会停止。那是一个绝对零度的空间,只有罪大恶极的犯人才会被关进死循环,这个星球上任何可怕的东西,都比不上【死循环】三个字。

“我欺骗了巴特利亚,做了一个通往【死循环】的通道。晚上我会把巴翁盒交给白夫人,一旦她触碰到,就会被送进去。”

这一天夜晚,斯科特做到了这件事情。复仇不能改变现实,但会让人感到快感。巴翁盒和身体分离的一瞬间他将这个东西拍到了白夫人手心里。时间钥匙很快发生了作用开始传送,其他负责监视的人威廉都毫不客气地将他们折碎了,一切发生的太快,当亚瑟拿着故事书来找他们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给弟弟讲故事了。

这是这些年做过最有意义的事情。

失去的无法挽回,但是未来正朝着好的一方面发展着。

“你当年把巴翁吃下去的时候,我吓坏了。”十四岁的威廉望着十八岁的兄长,他已经长高了不少,威廉不得不仰视他。

“我只想救你们。”斯科特轻声说,把烟头踩灭,火心在地上闪了闪暗了下去。“我没想那么多。父亲说我要承担起责任来,我必须这样做。我不想你们死。”

“这些年过的很辛苦,多亏了你在我身边我才没有疯掉。”斯科特不顾少年的反对声把威廉抱起来,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Thanks Wales.Love begins with a smile,grows with a kiss......”

威廉也笑起来。“But never ends with a tear.”


一些无聊的后记。

想写这个系列和这个脑洞是在高考前,考完后终于可以写了。下一篇是威廉的,我们下一篇再见!最后两个人的对话原文是这样的,Love begins with a smile,grows with a kiss and ends with a tear.爱始于微笑,浓于亲吻,终于泪水。威廉想告诉斯科特他们并不会这样。这个年龄差简直三年起步死刑不亏。

这个系列的cp我写的苏威。嗯....很喜欢这样的相处模式。无论你在哪儿,我都在你身边。第一次写过万的短篇自己都吓傻了......谢谢看文的你,也谢谢同样爱着英伦组的你们!

评论(4)

热度(21)

©南风无意 | Powered by LOFTER